新中国经济70年·载人航天|亲历者杨利伟、邓清明:星空遥远,

载人航天飞行

2003年10月15日9时,中国自主研发的神舟五号载人飞船从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这是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38岁的杨利伟是神舟五号载人飞船上的宇航员,成为我国训练的第一代宇航员。当中国载人航天计划正式启动时,几乎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宇航员历经艰难困苦,先后将14名宇航员送入太空。他们全面突破和掌握了载人航天飞机、航天出口、交会对接等载人航天基础技术,为后续载人空间站的建设和运行以及更深入宇宙探索奠定了坚实基础。中国载人航天始终坚持开放共赢的国际合作理念。它先后与俄罗斯、德国、意大利和其他国家以及联合国空间局等空间机构和组织开展了一系列技术合作。

杨利伟,中国第一个太空人,在返回舱(视觉中国)

星空很远,宇航员的梦想很近。

对航天工业来说,2003年是多事之年。2月1日,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返航时发生爆炸,造成7名宇航员死亡。5月4日,当俄罗斯联盟tma1飞船返回时,撞击点偏差达到400多公里,这几乎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8月22日,一枚巴西运载火箭在发射场爆炸,造成21人死亡。

中国宇航员没有撤退。2003年5月中旬,14名航天员开始为神舟五号任务前的关键考试做准备,包括笔试、口试、实际操作和整体体能评估。

7月3日,载人航天工程宇航员选拔评估委员会的评估结果显示,所有14人都有能力独立执行太空任务,同时毕业并获得三级宇航员资格。中国航天员训练淘汰率为零,这在世界航天工业中是独一无二的。

这14人是中国第一批宇航员。除了杨利伟、聂海胜、费龙军、景海鹏和后来为人们所知的其他飞行英雄,他们还包括邓庆明、陈泉和其他未能飞入太空的人。

杨利伟的21小时23分钟

2003年10月14日下午,载人航天工程指挥部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召开会议,确认杨利伟为首位飞行宇航员,翟志刚和聂海胜为“后备”宇航员。

杨利伟在回忆录中说,那天晚上7点,时任宇航员中心党委书记的吴传胜通知了他第一次飞行。尽管心里涌动着热流,杨利伟还是尽可能保持了心理稳定。他说:“我感谢祖国和人民给我这个机会。我将怀着一颗共同的心准备完成第一次飞行。”

10月15日凌晨2点,随行医生叫醒杨利伟等三人,开始任务前体检和各种测试。上午5点20分,胡锦涛等中央领导同志来到烛台馆为太空英雄做了一次英雄之旅:“在短时间内,杨利伟将作为中国第一位探索太空的战士走出去,并将肩负祖国和人民的巨大信任,实现中华民族的千年梦想。我相信你会冷静、坚决、果断,成功完成这一光荣而神圣的使命。我们在等你凯旋归来。”

6点左右,杨利伟和三名护卫登上了50多米高的发射塔。6点15分,杨利伟接到进入机舱的命令后,独自进入机舱,按计划完成了发射前的所有准备工作。

" 10,9,8,7 ... "点火的最后倒计时响起。数到“4”时,杨利伟敬礼,指挥大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9点整,火箭发射了。

没想到,最紧张的时刻很快出现了。当火箭上升到30到40公里的高度时,火箭和飞船突然开始剧烈晃动,这将与人体产生共鸣,严重影响杨利伟的健康。幸运的是,共振在26秒后慢慢减弱,地面很快收到杨利伟的反馈——一切正常。神舟五号顺利将杨利伟送入太空。

通过科技人员的共同努力,共振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自神舟六号以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当宇宙飞船飞至第七圈时,杨利伟拿出准备好的中国国旗和联合国国旗,展示在摄像机前。

在第八圈,载人航天工程指挥部安排杨利伟和他的家人进行了五分钟的谈话。这也是杨利伟在随后的采访中多次提到的“最温暖的记忆”。

10月16日4点31分,指挥中心命令杨利伟回家。在返回前完成所有准备工作后,大约在6点钟,宇宙飞船离开其原始轨道,沿着返回轨道飞往着陆点。

064时,宇宙飞船飞到离地面100公里的地方,逐渐进入稠密的大气层。杨利伟在回忆录中说,此时有一个惊心动魄的场景:飞船与大气摩擦造成的高温将窗户烧红,窗外飞船表面防烧蚀层剥落产生的红白碎片不断通过。飞船右侧的舷窗开始裂开。“当时心里很紧张,我觉得这一次似乎真的很光荣。后来发现裂缝是舷窗外面的一层防燃烧涂层,而不是窗户本身。”杨利伟回忆道。

6点23分,飞船降落在内蒙古四子王旗阿木古浪草原腹地,这一刻恰好是同一天天安门广场升起国旗的时刻,这是一个不可预见的巧合。

从发射开始,神舟五号飞船在太空的飞行时间是21小时23分钟。

当飞船着陆时,杨利伟的嘴唇被头戴式麦克风敲了一下,血流如注。然而,他仍然向总部报告:“我是神舟五号,我已经安全着陆。”几分钟后,救援队来到返回舱,帮助杨利伟打开舱门。

从那时起,神舟五号和杨利伟的任务已经成功完成,中国人首次成功进入太空。

没有机会飞行的邓庆明被“备份”了三次。

杨利伟在“飞行”方面的成功令他非常满意。他首先受到与杨利伟一起成为第一批中国宇航员的13位同志的祝贺。从那以后,他们在回忆录中多次提到杨利伟飞行后的感受。

邓庆明的表达是务实而真诚的:“几千年的中国梦已经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实现了!所有的努力和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我们宇航员经历的快乐和兴奋更加深刻。之后,我加倍努力为这次任务做准备,也想亲身体验飞行的感觉。”

不幸的是,邓庆明在上帝9号、上帝10号和上帝11号的任务中三次进入后备队,但他们都不是最终的飞行候选人。不算之前的准备训练,从2012年到2016年,只有这三次飞行持续了4年多。

邓庆明回忆了他参与2016年神舟十一号任务的经历,这是他第三次作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后备”宇航员。

发射前一天,宇航员中心的负责人去烛台馆通知四名待命的宇航员会议的决定,宣布景海鹏和陈东将执行神舟十一号任务,邓庆明和另一名宇航员将“后援”

领导人要求每个人谈论他们对任命决定的感受。景海鹏和陈东分别表达了他们的决心。轮到邓庆明发言时,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大声说了出来。

停顿了一会儿,邓庆明转向景海鹏,紧紧地拥抱着他,说:“祝贺你,海鹏!”景海鹏也深情地说:“谢谢你!哥哥!”几分钟后,烛台堂的整个大厅一片寂静,在场的许多人都哭了。

他们非常兴奋,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这14名首批宇航员为飞行和中国航天工业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

包括杨利伟和邓庆明在内的中国首批宇航员大多来自飞行员。“天空”和“空间”之间的区别似乎是一个词,但是在物理和学术上的要求完全不同。

邓庆明回忆说,有时当他走出训练室时,外面很黑,他的身体很僵硬,双手会一直发抖。吃饭时,拿起的盘子摇晃着掉到了地上。

邓庆明现在已经50多岁了。高速旋转离心训练、连续7天负6度卧姿的头低位卧床训练和低压缺氧模拟失重训练仍然是不可能的。

陈泉和其他五名宇航员于2014年退休后,邓庆明成为14名没有执行飞行任务但仍在服役的宇航员中的唯一一名。

2018年,在参加中央电视台的“读者”节目时,董晴问邓庆明,你今年52岁了,宇航员大队正在不断吸收新的力量。你如何面对这样的竞争?

邓庆明说,对于一个老兵来说,更重要的是坚持下去,调整自己的心态。《道德经》中有句谚语:“风不会永远持续,暴雨不会持续一整天”。这意味着风不能吹一上午,雨不能下一整天,它一定是风雨过后的彩虹。

星空很远,但宇航员的梦想很近。

(投稿人:何石,《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编辑:陈冬冬

(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18期《中国经济周刊》上)

《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8期封面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江苏快三投注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西藏贫困发生率降到6%以下 人均受教育达9.55年

祝桑信息门户网2019-10-23 09:14:52

这才是盛世美颜啊,「我们的未婚夫方队」

祝桑信息门户网2019-11-04 11:08:27

青岛4条隧道线路增运力 助力“十·一”黄金周

祝桑信息门户网2019-11-07 18:50:06

食美味冬瓜 看水上拔河

祝桑信息门户网2019-10-25 09:36:37

飞渡秦岭 一路凌风展翅

祝桑信息门户网2019-11-07 09:05:34